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单身女带着少年郎
单身女带着少年郎
 “叮……”伴随着一声清脆的下课铃声,昏昏沉沉的小鑫总算是等到这个让人值得兴奋的时刻了。可不是吗,读书时候的娃,没什么盼头,就盼这每天下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

-  他摇了摇头,听了一下午经书而有些发胀的脑袋稍微有些清醒,随即从书桌里抽出早就打好包的书包,刚准备迈开步子,忽然感觉到讲台上的气氛有些不对劲,缩了缩身,眼睛自然的望了过去。-

-  讲台上的赵老师一副阴沉沉的样子,那原本就肉乎乎的脸瞬时垮了下来,然后凝固了,像及了沙皮狗那生动的面部表情。
--
哦,忘记补充了,赵老师是女性。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快60的老太婆。年前被校里的某个高管亲戚从XX学校转到这个学校教政治的。-
-
的确,她教书的不太好的能力依然延续了下来,但是垮脸体罚什么的她最拿手。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人见愁,不光学生们不喜欢她,就连教师队伍里对她反感的人也不在少数。
-
-  看着她那层厚厚的胭脂随着脸皮一块崩塌,原本躁动的教室立刻安静了。-
-
然后她戏剧性的脸部肌肤抽搐了一下,“今天想占用各位同学10分钟的时间,结束今天课堂的这个章节……”。-

-  说完她又扭动着脂肪量超多的肥胖身体,转到黑板上叽叽喳喳的开始说道起来……好像完全无视了全班的唏嘘声。-
-
“我c ……”小鑫刚想吐出后面的字眼,大脑习惯性的闪过妈妈那温柔的面孔——好孩子是不能说脏话的,他那一股子怨念也浮云都不是了。-
-
其实小鑫的真名叫刘鑫,后来因为他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和他爸离异了,所以他改跟妈妈姓路。-

-  对于小鑫来说,“老爸”一词几年前可能还会有出现的概率,可是到了最近几年,这样的情况几近灭绝!也许是因为妈妈特反感,尤其是小鑫提到“老爸”
-
-  的时候
-
-  小鑫是这所私立学校的一名学子,刚上初二,学习成绩中上,只是身体略有些精瘦,个头也有些不高,和他的心理年龄完全的背道而驰,刚过1 米6 ,同龄的同学为此给他取个叫“小豆”的绰号。-

-  可能由于长期缺少父爱,但又有妈妈是教师的影响,结果叛逆不成,只能早熟了。
--
不过小鑫也有心病,而且大部分是受他妈妈路慧“顾全大局”的熏陶,小小年纪的就开始犹豫来犹豫去的了。-
-
旁白过后,艰难的熬过了加时课的小鑫,这会已经背着书包走在归家的路上了。
--
他正想着不用一会,就可以回到家里,吃上妈妈亲手做的饭菜,耳边悉听着时不时飘来妈妈那温柔的叮嘱,心里就洋溢着幸福感。
--
“有妈的孩子就是宝啊……”,小鑫高兴的哼唧起来,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

-  小鑫和妈妈一起住在离他学校不远的一个小区里,从这里去学校去,顶多不超过10分钟。妈妈跟他说过,那是为了照顾他上学而特意买的。
-
-  但是小鑫从来也没有问过妈妈那些钱是从哪里来的,而且他也不关心这个问题。一个孩子,对于‘钱’没有太多的概念。他只天天盼望着赶快长大,上大学的时候就可以到妈妈教书的大学里去念书,这样,就可以天天看见妈妈站在讲台上的样子了。-
-
不到半晌功夫,小鑫已经到家门口了。刚把家门打开,小鑫就朝里面嚷开了,“妈妈,我到家啦!!”说完也不等那熟悉的声音响起,他就合上门一溜烟似的跑到厨房里去了。
-
-  “小鑫,到家了啊。肚子饿了吧?”路慧微微摆过头来对着厨房门口冒出来的一个毛头小子喃喃的说着。-
-
“快去换靴子、洗手,准备开饭了哦。今天妈妈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

-  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小鑫的妈妈路慧,今年36岁,她是一所大学里的语文老师。
--
路慧今天穿的教师服已经换掉了,此刻她身上穿着米黄色的短袖T 恤和一条用得稍微有些淡色的水蓝色热裤。-
-
其实路慧一直想抽出点时间去服装店添购新衣,可是她班上号称有一个排的学生,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
再加上小鑫这个淘气孩子,购物的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抽不出时间?一个看似多么合乎情理的解释,却在渐渐成长起来的小鑫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天天看着妈妈在家里穿着有些磨损的衣服,有的甚至都破了口,那些露出来的白皙肌肤,晃得小鑫心神也跟着不安定起来。
-
-  只见小鑫趴在厨房门口,眼睛带些许异样感觉的盯着妈妈路慧的身影出神,完全没听进去他妈妈后面的那段话。
-
-  [ 妈妈好美啊……] ,顺着小鑫的视角,一副世间少有的丰满熟女身形渐渐在他眼里清晰起来。-
-
别看路慧是教师,那模样身材真的是和学校里的其他女教师有些格格不入,171 的高挑身段,若是往普遍矮小的中年女教师堆里一站,简直是一只独秀。-
-
一头批肩的卷发适宜的衬托着甜美的瓜子脸,两只丹凤眼像一汪清澈的湖水,长长的睫毛像道纱幕般,让她的双眼时而神秘时而深沉。淡淡的水平眉、小巧的鼻子再加上一个看似含着神秘微笑般的性感嘴唇,让本该惊艳的路慧显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雅致感和美艳感的结合体。
--
更夸张的是身材,路慧在生过小鑫以后,原本匀称的体型开始急速的丰满圆润起来,体重一度超标反弹,而后经过她的一番精心调理,也就成了现在这副臀肥奶大,腰细腿长的模样。
-
-  要猜想,一个170cm 过的大美女的胸部,至少也应该有个D 杯才是,但那个只是标准模式,路慧的胸围出奇的大,F 罩杯还经常把她勒得左右抱怨。且大部分拥有此类乳房的女性多半都是用护胸衬托形状,可是老天偏偏就要路慧离心引力似的。
--
两只诱人的西瓜大奶只是稍微的有些下垂,这种微弱的下塌感更让路慧的上半身显现出一种无形的魅惑。每次她走动,总能看到那沉甸甸的奶子在衣服里轻盈摇晃的模样。-
-
路慧的柳腰也是十分的丰腴,平坦且光滑的小腹上看不到一丝赘肉,向下随着急剧扩大曲线弧度的,是两个充满弹性的浑圆肥臀,宽宽的髋骨在传达着臀部的饱满和肥腻的同时也让上半身大得有些离谱的奶子有了视觉上的对比匀称感。
--
臀部的下面,就是那双足有1 米的白皙修长的长腿子了,虽然有些肉脂,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腿部的曲线和细腻,不穿着丝袜的肌肤淡淡的泛着光。-
-
小鑫顺着路慧的肩膀一路看到脚跟,那身T 恤和热裤仿佛真空了一般,丝毫没有掩饰住他妈妈这惹火的身段。-
-
突然留意到妈妈的长腿子上面忽然多了一层朦胧的东西,细细一看,原来是妈妈每天必穿的超薄透明肉色丝袜。-

-  [ 妈妈最喜欢穿丝袜了,不管是去讲课还是回到家里……] ,小鑫痴痴的想着,连微笑的表情都凝固了。
--
路慧留意到身旁有点呆涩的眼神,转过头来说着“怎么还不想去换鞋子吗?-
-
是不是不想吃晚饭了?”
--
如银铃那般,温柔的声调把责怪的意思大打了一个折扣。
-
-  门口那个冒出头来的孩子吐了吐舌头,“我是在看妈妈给我做什么好吃的啊……”,说完好像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就缩回头去了。-

-  路慧自己的姿色她心知肚明,虽然每天都被一群赤裸裸的色眼盯着看,早已经习惯。可是每次面对儿子这样六神无主的眼神,她就是怎么着也习惯不起来。-
-
“这孩子……”路慧皱了皱眉小声嘟囔着,把饭菜端了出去。
-
-  卫生间里。-

-  换好鞋子正在洗手的小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仿佛另一面代表了另一个自己似的。-
-
[ 妈妈无论怎么看都是那么的美丽啊。那对乳房真的好大好大,要是能看看就好了] ,镜子里的他说话了。-

-  [ 路鑫,醒醒吧!她是你的妈妈,你怎么会对自己的妈妈有那种龌龊的想法。-

-  我已经不止一次的提醒过你了,你这个思想不健康的小孩!] ,小鑫的脸一阵青红变换着,好像十分的反感镜子里的他。-
-
[ 在怎么说,自己也是妈妈手心里的肉,班里的好学生,要以学习为重!不能在对妈妈抱有任何幻想了!她是我的亲妈妈!!] ,小鑫愤怒的朝镜子里的自己鄙夷着,恍惚着看见镜子里的他沉溺了,投影又变回了自己……一想到妈妈那端庄的教师职业的神圣感以及长期对他灌输的《学业》思想,小鑫似乎这次下了相当大的决心。
--
也难怪,天天在家里就看着生得如此美艳路慧,而且还长时间的相处着,别说正常男人,何况是一个对异性有着强烈新奇感的小鑫,自然是逃不过“恋母”
--
这样一个事实了。-
-
看来单亲家庭真的是问题后代滋生的温床啊。(旁白都不忍沉默了)说到小鑫何时开始留意到他妈妈身上的,那是从他刚上初中后,班里结识的男同学们私底下议论着学校里的女性教师和女同学,后来慢慢的变成互相传递阅览着不知道哪位同学贡献的成人杂志。-
-
当小鑫看到那些成人杂志封面上几乎裸体的女性,那挑逗的神情和姿势,水嫩的奶子和腿间被书上文字刻意挡住的神秘地带,脑袋里的那股燥热的欲望就开始慢慢的在他心里生根发芽了。-

-  所以小鑫也经历了大部分少年不学自通的性启蒙第一课,偷窥。
--
妈妈不经意的一些肢体动作,出浴后被浴巾包裹着的丰满身体……等等等等[ 杂志上的女性还没有妈妈漂亮,身材也不及妈妈] ——这是小鑫偷窥路慧妈妈以后,脑袋里最直接的想法。-
-
所以当班里的男同学在互相评论着书中的各类熟女时,小鑫总是闭口不谈或者故意逃避,他总不可能把自己漂亮的妈妈做对比的想法说出来吧。那样的想法实在是逾越了这个懵懂少年的情感极限。
-
-  扯远了……-

-  此时,小鑫已经洗好手,坐在餐桌上准备吃晚饭。小方桌的对面,是他的妈妈路慧。-
-
路慧自然的从饭盆里勺上了热气腾腾的白米饭,盛到碗里,然后递过碗给小鑫。
--
“赶快吃吧,小心饭烫……”小鑫接过碗,看着一脸温柔的妈妈,心理幸福的感都快把他溶化了。
-
-  “嗯……妈妈你也快吃啊。”小鑫也没忘记回应妈妈的这份关爱。
-
-  路慧答应着,也给自己盛了一碗白米饭。亲情在这小小的餐厅里慢慢的洋溢开来……小鑫狼吞虎咽吃着妈妈给他做的饭菜,上了一天的课,兴许是饿坏了吧。
--
从他妈妈身上继承过来的雅相全没了。
-
-  路慧慈祥和蔼的看着他,不时的给他碗里夹着菜。
-
-  “慢点吃,小心噎到……”,对面那边头点的象小鸡啄米。
-
-  对于路慧来说,现在小鑫就是她的一切,学习上根本不需要操太多心思,孩子虽然有时候倔了点,但是还听话。这么多年下来,想想也觉得自己蛮有成就感的。-

-  从她笑意盈盈的脸上,似乎看到了小鑫的将来是多么的美好,上名牌大学,毕业了有一份好工作,娶一个贤惠的妻子,那自己这小半辈子也没算白累。
--
“妈妈……你怎么不吃饭呢?……”儿子的一番催促打断了路慧的早已飘远的神思。
-
-  “哦……”路慧注意到自己有些分神了,“妈妈在想事情呢……”没等小鑫下一句天真的质问,路慧接着话说到“今天在学校里有认真听课吗?……”。-

-  “嗯……有哇,就是晚上放学的时候,赵老师又给我们‘加班’了……”小鑫撅了撅嘴,里面全是饭菜。
--
着看着儿子大口大口的吃着饭,路慧的食欲也跟着上来了。
--
边和儿子交流着每日的生活和学校里的各种话题,也端着碗吃饭起来。
--
不一会,小鑫就渐渐的感觉有些饱食了的感觉,也不在往碗里夹菜了,路慧都看在眼里。
-
-  “吃完了去客厅休息一会,晚上记得把今天学校里老师讲的东西消化一下……”路慧恰时的恢复了她那端庄的教师身份,并加上长辈的砝码,接着对小鑫说“把你的政治书本好好的看看,你就这一门有点拉科”。
--
“知道啦……知道啦……”小鑫有些不满的说着,虽然他很想溜到外面好好的玩一会,可是想到妈妈的圣旨已下,出去溜达的念头十有八九是要泡汤的,以前经常为此吃闭门羹,后来时间一长,抗议变成争议,争议变抱怨,如今抱怨也被灭了。-
-
小鑫脑袋里飞快的转动着,回忆白天课堂里的情境,压根没注意到手里的一只筷子已经滑落,掉在了地上。-
-
塞满复习复习在复习的脑袋想也没多想的就钻了下去。这一钻不经意的勾起了少年内心那股隐晦的思想,因为前一秒还在想着复习的事情,下一秒就全抛掷到脑后了。-

-  只见小鑫的眼睛紧紧的锁定在了路慧妈妈那双修长匀称的长腿上,结实但不臃肿的大腿和小腿被薄如蝉翼的肉色丝袜覆盖着,性感肉泽的大腿根部看不到袜套的痕迹,肌肤由内而外的展示着细腻光滑,整齐漂亮的足趾上穿套着居家的绿色平底拖鞋,有些慵懒的踩在地板上。
--
十个玉石般修长的脚趾头也依旧紧凑的排列在一起。-
-
小鑫的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他极不自在的猛吞了一下。-

-  [ 妈妈今天穿的是连裤袜吧……] ,他的眼神不自觉的朝热裤里看去,可惜紧凑的腿部肌肤把热裤撑得紧紧的,看不到一丝春光。
-
-  还没来得及有惋惜的神色,一股淡淡的体香就飘进了小鑫的鼻孔里。
--
[ 好香啊……肯定是妈妈脚趾上挥发的汗液……如果能凑近了闻闻就好了] ,小鑫的心跳骤然间提高了,[ 如果……可以舔舔也好啊……]。
--
忽然间,像是谁发现了小鑫自己内心深处那肮脏的欲望似的,他狠狠的把眼睛转开。然后捡起掉落的筷子,缓慢的抬起头来,眼角朝向另一边正在吃饭的妈妈扫了一下。
-
-  [ 还好……妈妈并未察觉异样……] ,快速的坐回座位上,小鑫一直不敢看妈妈的眼睛,好像是做贼似的,心虚着。-

-  “妈…妈妈……我吃完了,我进屋复习去了……”小鑫感觉自己的脸都快红得跟苹果一样了。-

-  路慧听着小鑫声调都变味的话语,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儿子快速的丢下碗筷,面红耳躁的小跑进了屋。
-
-  心里一阵异样,[ 这孩子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联想起刚才儿子不小心把筷子弄掉在地上,他弯身下去捡,过了好一会才上来。-
-
[ 难道是自己出丑了?……] ,路慧也低头看着自己的下身,没有一点春光外泄的迹象,可是看到自己腿上还穿着回家以后没来得及脱的肉色丝袜,心有所悟似的。-
-
[ 唉,这孩子……对自己的腿也着迷了?] ,回忆到小鑫回家后在厨房里那个呆涩着如同着了魔一样的表情,路慧水嫩的脸上也悄悄的抹上了红晕。
--
对于路慧这样的漂亮的成熟女性来说,被那种带有明显的性侵犯眼神盯着看的事经常发生。可如果这个对象是自己的儿子,她就变得十分的谨慎和迷茫。-
-
但与此同时她也了解,像儿子这样年纪的孩子,正是对异性猎奇最为敏感的时节。-

-  人生当中第一次碰到这样的问题,路慧显得有些茫然了,[ 我该怎么引导小鑫呢……]
--
经验并不匮乏的路慧,忽然想到以往看过的那些情色影碟里有关母子乱伦的题材,可是转念一想,作为一个标准的母亲,合格的教师,又怎能让如此有背道德的事情发生?
-
-  [ 如果……仅仅是如果……我像情色电影里的母亲那样去‘引导’自己的亲生儿子……] ,想到这里,路慧脸上的红霞更多更浓了。-

-  [ 不行!……小鑫是好孩子……情色电影里的那些东西不现实,我不能把小鑫带入歧途……我不能生下他又毁了他……这是不允许的!……]-
-
似乎教师的职业让路慧有了许多方面的观点,但是想了好一会,问题依旧又回到原点,该如何引导?-
-
[ 唉,看来还是先从居家时的穿着入手吧……] ,如释重负的路慧轻轻的吐了一口气。一个带领几十号成年人的班主任,居然会为自己亲生儿子的思想教育犯难,这不得不说是奇事一件。-
-
回想着几年前那个还天天腻在自己身边,用着童音般的声音使劲喊着‘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