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搞定熟女和她女儿
搞定熟女和她女儿
 送完杨薇薇后,我回到了房间。窗外依然是雾蒙蒙的一片,轻盈的雪花在风中飞舞。而此时,我的心很乱,特别是杨薇薇那无助的眼神,现在回想起来,还刺得我心里很内疚。
-

-   这下可把我难住了,去还是不去呢?万一是骗局呢?刚才进她空间看了一下,照片上看起来还不错,虽然不是绝色美女,但是也还算是中等,最重要的是她的胸好大,那深深的乳沟看到我欲火焚身,妈的,精虫上脑了,不管那么多了,去就去,我问了下她的房间号码,就关了电脑,拿了一部老手机,是那种只能接电话打电话的,我可不想把我的IPHONE拿出去冒险,身上装了300块钱,想着你就算是卖的也好,骗钱的也罢,反正我就300。-

-   搞好之后,我来到了13栋,按下她的房间号码,过了一会,听见智能锁打开的声音,那噔的一声一下子把我的欲火都勾起来了,连忙坐上电梯来到了她的房间,按下门铃,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一个少妇出现在我的眼前,她穿着一身粉红色的睡衣,两个大奶子若隐若现(不好意思,小弟看女人第一眼就是看胸),腰还算细,屁股,正对着我,还看不见,她估计也感觉到我火热的眼光了,轻轻的对我说了声,进来吧。-
-
  我这才把眼睛从她的大奶子上收了回来,一边进屋,一边查看她家的环境,看看有没有什么人藏在哪,突然冒出来敲诈我(呵呵,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
-   由於都是一个社区的房子,格局不一样,我看了几眼之后,就发现没什么异常,一想到等下就可以放心的操这个大波少妇了,鸡动啊。
--
  她邀请我坐下,然后拿了个水壶和茶杯给我倒茶,她弯腰给我倒茶的时候,那两个大奶子一下子全部展现在我的眼前,「真美啊。」我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她抬头看着我,发现我说的是她的奶子,又气又羞,骂了我一句:「你怎么这么坏啊!」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对着我说:「喝点水吧。」说完,拿着水壶走了,我盯着她的背影,看着她的屁股一扭一扭的,黑色的内裤都看的一清二楚,浑圆的屁股曲线也好漂亮。
--
  我咽了咽口水,看着那杯水,我还是没有喝下去,一定得小心。
-
-   她坐在我的旁边和我聊了起来,问我是做什么的,家是哪里的,我想她恐怕也是怕我是坏人,后来她发现我谈吐得体,又听说我是本科毕业,明显的放心不少,於是我趁机把她的手抓起来,故意说:「你的手好好看啊!」她震了一下,也没拒绝,於是我更大胆了,另外一只手摸到了她的细腰上,凑到她的耳边说:「娟姐,你好美!」这一下竟然弄的她有点不好意思了,伸出一只手,打我,说:「你个小坏蛋。」这话让人听起来无疑是挑逗啊。-
-
  我一下子吻住了她的嘴唇,她也配合着我,两条舌头纠缠在了一起,我腾出一只手,从腰上慢慢的摸上了她的奶子,她起初还用手挡开,我一边加紧舌头的动作,一边拉开她的手,终於让我占领了高地,她的奶子好柔软啊!我一边揉,一边捏着她的乳头,她发出了嘤的一声,突然,我听到了一声婴儿的哭声。-
-
  我吓了一跳,连忙和她分开来,她看我这么大反应,呵呵一笑,说:「你个小坏蛋,胆子这么小的啊。」然后就走到里面去了,我在想,靠,怎么回事啊,刚才没看到屋子里有别人啊。-
-
  过了一会了,她走出来了,怀里抱着一个小BABY,估计8个月大的样子,靠,刚才没注意到里面大床旁边有个小婴儿床。-
-
  娟姐对我说:「这是我儿子,才9个月大,居然就把你吓成这样,呵呵。」我这时心里也轻松了不少,於是我对她半开玩笑的说:「敢笑我,等下我打你屁股。」娟姐嗔骂了我一声,说:「儿子饿了,我要给他喂奶了。」於是就走到里面去了,我连忙也跟了过去。
-
-   她见到我也去了,说:「你进来干嘛啊?」
--
  我笑着说:「我想看着你喂奶。」
--
  她骂了一声,也没有说赶我出去,於是放下睡衣,露出左边的大奶子,那小家伙一见到奶子,马上张嘴上去含住,「嘿,这小家伙也知道这是好东西啊!」娟姐笑骂道:「你个小坏蛋。」我淫笑着说:「我这个小坏蛋也想吃奶。」於是走过去,抓住她右边的奶子,一口含住,她被我吓了一跳,连忙说:「不行,不能这样……呜……嗯……」嘿嘿,我吃奶的功夫那是一绝,一般的女子被我嘴含住了奶子,都很难抵挡的住。
--
  於是,她儿子含着她左边的奶子,我含着她右边的奶子,多么美妙的画面啊。
--
  估计她也觉得这样很刺激,因为她从最初的「不行,不要」变成了「呜……啊……嗯……」,已经爽的说不出话来了。
--
  我一边吸着她的奶子,一边看着她儿子,她儿子也睁大着眼睛看着我,心里估计在想,这人是谁,为什么跟我抢吃的?
-
-   这时,我停了下来,她看着我,说:「干嘛停下来啊?」我嘿嘿一笑,说:「是你儿子吸的你舒服,还是我吸的你舒服?」她一下子羞红了脸,说:「这……这怎么能一样吗?」「说啊,是你儿子吸的你舒服,还是我吸的你舒服?」我不依不饶。
--
  「当然……当然是,是你吸的舒服啊!」-

-   嘿嘿,一听这话,我欲火又上来了,抓住她右边的奶子,一边捏一边揉,直把娟姐搞的嘤嘤直叫。-
-
  娟姐说:「小坏蛋,我,我受不了,你等下,我喂完奶,我们就……」「嗯?什么?」我看着娟姐绯红的脸,她说道:「我喂完奶,我要,要你……」嘿嘿,好吧,既然这样,我暂且先饶了她,她急忙喂完了奶,哄着小家伙睡着了。
-
-   她刚把儿子放在婴儿床上,我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推到在床上,三下脱掉了她的衣服,一只手玩弄着她的大奶子,一只手摸向她的神秘地带,下面已经流了不少水了,我用手摸了点她的淫水,放到她的嘴巴前,说:「娟姐,你看看,你流了好多水哦!」娟姐羞的不说话,我又继续调戏她,「你真是个骚货啊!」她说:「还不都是你这个小坏蛋搞的。」我哈哈一笑,说:「我还没开始搞你呢。」「那你快来搞我呀。」
-
-   看来,娟姐真的是欲火焚身了,这么赤裸的话都说的出来,美人要求了,我哪敢不从,提枪上马,对准洞口,正准备杀入敌阵,只听见娟姐说:「等一下。」靠,搞什么啊?娟姐说:「戴套先。」瞧我,一上火差点忘记安全措施了,其实我本人不喜欢戴套的,平时也不会和不乾净的女人搞,而且这个娟姐也不像有病的人,於是我说:「宝贝,我能不能不戴套啊?」「不行,戴套安全。」没办法,只好戴上了她从抽屉里拿出的套,我看着她帮我戴好,问她:「这是你老公买的吧?没想到给我派上用场了,呵呵。」「小坏蛋,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快点来。」好,我用双手托起她浑圆的屁股,找准洞口,猛的一下插了进去,这一下力道太足,虽然她下面已经湿了,但是这一下还是插的她叫了起来:「啊,好大,好……好舒服啊!用力……啊,插我啊。」我一边插着,一边说:「你是不是骚货,是不是?」「嗯……啊……」她就是不肯说,嘿嘿,我加快了动作,继续说:「你是不是骚货?说。」「嗯……是。」她很小声的说道。
-
-   「是什么,我没听见。」
-
-   「是骚货,我是骚货,快点插我。」
--
  她闭上眼叫了起来,受此刺激,我变的更硬了,猛的又插了几下,她也用双手狠狠的抓住我的屁股,使劲的往她里面送,这时,婴儿床传来了一阵动静,一下子我们俩都停下了,看着那个小家伙,他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我俩相视一笑,她轻轻骂了我一声:「都是你这个小坏蛋搞的。」「嘿嘿,那我们慢点搞啊。」於是我们又继续做了起来,只是动作没那么大了,她也忍住快感,不敢叫出声来,我看着她那个样子,觉得很好玩,於是恶作剧般的加大动作,她明显感觉到了,瞪了我一眼,但是无可奈何,用牙齿咬住嘴唇,拼命忍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终於,二十多分钟之后,我射了,我趴在她的大奶子上睡了一会,我们起身去卫生间洗澡。-

-   在卫生间的时候,我才仔细的欣赏她的胴体,她的胸很大,应该有34D,腰比较细,没有太多的赘肉,虽然生过孩子,但是身材还没有走形,皮肤很白,很光滑(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我在帮她搽沐浴露的时候感觉到的啊),屁股比较大,很圆。-
-
  她帮我洗了洗鸡鸡,弄的我痒痒的,一下子火又起来了,她看着我高昂的头,惊呼道:「怎么这么快又硬了?」「嘿嘿,喜欢吗?」「嗯。」-
-
  「那你帮我吹一下,把它吹的更硬一点,我让你更舒服一些。」她跪在了地板上,张开了嘴,一下子含了进去,啊!好舒服,小弟弟被她的嘴包围着,好温暖、好舒服,她用嘴套弄了几下,我感觉硬的不行,好胀好难受,於是,一把把她拉起来,让她背对着我,对着她的大屁股插了进去,她啊的一声,然后扶着墙上的镜子,我一边插一边看着镜子中她那淫荡的样子,真是爽啊,别人的妻子,就这样被我操着。
--
  插了一会,感觉地板太滑了,不好用力,於是对她说:「宝贝,我们去客厅的沙发上做吧。」「嗯,好。」我抱着她,来到了客厅,我一把把她丢在了沙发上,她趴在沙发上,撅着屁股摇来摇去,还一边挑逗我:「来啊,快来插我啊。」我走了上去,一巴掌打在她那浑圆的屁股上,她叫了一声疼,我对她说:「我刚才说过,待会要打你屁股的。」说完,又是一巴掌,「嗯……哦,不要打,疼。」她哀求道。
--
  「好,不打你了,趴着,屁股撅高点。」-

-   她照做了,我跪在她身后,摸了摸她的大屁股,扶着我的老二,对准她的下面就插了进去,这个骚货,下面早已是淫水泛滥了,我一边插,她一边叫:「啊,好爽,用力点,再用力点。」这个骚货,看来真的是很久没被操过了,我这么用力,她居然还嫌不够,於是我把她翻过身来,将她两条腿抬了起来放在我的肩膀上,两只手抓住她的两个大奶子,下面狠狠的抽插着,这一下,她叫得更欢了:「哦,哥哥,插的我好爽,我……好喜欢!」那天我们整整做了4次,在沙发上做完之后,在床上又做了2次,期间有一次她儿子醒了,她一边喂奶,我一边在下面操她,那个情景直到现在我都回味无穷。
-
-   之后,我们又在一起干过几次,当然都是她老公不在的时候。
--
  有一天,下午,我在我们社区的儿童乐园区看到了她,旁边一个男的,30岁的样子,应该是她老公,她也看见我了,我对她一笑,然后动了动嘴,做了个亲嘴的样子,她一笑,然后就去和她老公儿子玩去了,於是我也走开了,毕竟人家是一家人,我可不想破坏人家的幸福。-

-   后来,由於工作原因,我离开了那座城市,偶尔我也会想起她,娟姐,不知道你现在过得好不好?